筆趣讀 > 其他小說 > 日月同輝 > 第800章 戰場亦情場
    朱雀王竟有些期待起來。

    他抱拳道:“微臣領命?!?br />
    當下吩咐親信李寒先一步趕去霞照,知會謝相,要謝相早做準備,等他去了就向李菡瑤提親。

    李寒領命去了。

    王壑看著江面微笑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次日,天剛蒙蒙亮。

    景江碼頭籠罩在霧靄中。

    李菡瑤盡起水陸大軍,令方勉在前開道,胡齊亞護衛主力在中,朱雀王和趙朝宗船隊緊隨其后,觀棋墊后,一波又一波戰船逆流而上,密密麻麻在江面排開,聲勢浩大,引得沿江兩岸無數百姓在江堤觀看。

    另有胡清風、李二、老王八、菜花、風雨雷電等藤甲軍大小將領率無數隊伍從陸上行走。

    李菡瑤乘坐一艘大樓船,鄢蕓、江如藍、鄭若男、鑒書等女,姬瀾薰、李天華等少年同船隨行。

    開拔時,鄭若男見趙朝宗的船隊掛著朱雀王的旗幟,好奇地問道:“朱雀王也要去霞照嗎?”

    江如藍興奮道:“是呢!”

    鄭若男憂心道:“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擔心朝廷對李菡瑤用兵,內戰一起,她父王免不了也要卷入其中,到時左右為難。

    江如藍更興奮道:“求親吧?!?br />
    鄭若男詫異道:“為誰求親,向誰求?”

    她是知道觀棋假扮李菡瑤內幕的,難免糊涂,不知朱雀王要提親的對象是誰,故有此一問。

    江如藍也知道此事,卻不甚在意,因為李菡瑤已經在大戰時暴露身份了;再者,她也不清楚觀棋和謹言之間的糾葛,因此想當然地認為:朱雀王求親的對象一定是李菡瑤,當下喜滋滋地回道:“王壑?,幟妹??!?br />
    跟著又道:“聽說謝相也到江南了。文臣武將一起出馬,做冰媒,他自己跑去徽州找姑父了。陣仗擺的倒是足。我現在就好奇,他拿什么做聘禮呢?若是打量送些奇珍異寶,許以皇后之位,就想江山美人兼收,那是做夢!哼,月皇是那么好娶的?他嫁過來還差不多?!?br />
    女兒家對姻緣事總是感興趣的,但這并不代表她贊成李菡瑤嫁給王壑,她只是想看熱鬧而已。

    想看王壑求親的熱鬧。

    若求不成,更熱鬧。

    最好把王壑給娶回來,最熱鬧。

    兩強相爭,相愛相殺……

    呀,好期待!

    鄭若男和鄢蕓對視,眼底也泛起波瀾,有擔憂,有期待,還隱隱有些雀躍和斗志。

    鄭若男懷疑地問:“王壑真喜歡李姑娘嗎?他從小就討厭女孩子親近,最是無情?!?br />
    江如藍道:“肯定不是真喜歡。否則,去年瑤妹妹公開選婿,他也去了李家,怎不參選呢?還幫方子逸闖關,跟瑤妹妹在棋盤上殺得昏天黑地,寸步不讓。一看就不是個憐香惜玉的?,F在求親,不過是圖謀江南?!?br />
    鄭若男道:“那怎么辦?”

    江如藍道:“走一步看一步唄?,幟妹谜f,眼下雙方不能倚仗武力,誰先掀起內戰,誰就輸了。要靠智謀?,幟妹米钍怯兄侵\,只要把王壑弄來當上門女婿,咱們就贏了。最不濟,也是兩國并存,東西分治?!?br />
    她這些日子跟著李菡瑤耳目熏染,說起天下大事來,一套一套的,仿佛很精通的樣子。

    鄭若男肯定道:“王壑不可能做上門女婿。這人最高傲。他定會想辦法算計李姑娘。咱們要防著他?!?br />
    江如藍連連點頭道:“這還用說!”

    鄢蕓道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默默地瞅了鄭若男一眼,心想:“怎么鄭姑娘對王壑如此有怨念?他們兩家不是世交嗎?”

    她忍不住同情王壑,被一群女孩兒給討伐,又有落無塵等一堆情敵要,堪稱四面楚歌。也不知他如何應對,才能破開局面。無論如何,都不能開戰。

    她并非心向王壑,若問她的立場,她也不希望王壑江山和美人兼收。她僅僅是同情而已。畢竟她跟著李菡瑤走到這一步很不容易。她也想有所建樹,想青史留名,想除掉千百年來禁錮在女子身上的桎梏。

    李菡瑤在主艙對胡齊亞和方勉等人秘授機宜,交代完畢,送方勉等人出來,恰好聽見幾女在船頭說話,忙咳嗽一聲,打斷她們肆無忌憚的議論。

    江如藍等忙掩口不提。

    方勉等躬身道:“屬下告退?!?br />
    李菡瑤道:“去吧?!?br />
    方勉、胡清風等人轉身下船,江如澄、胡齊亞相送。待下了船后,方勉看向后方掛著朱雀王旗的戰船,對江如澄和胡齊亞道:“王納想要江山美人兼收呢?!?br />
    胡齊亞脫口而出,兇悍道:“休想!先過小爺這一關!”

    江如澄輕笑道:“晚了。要是去年表妹公開選婿時他求親,我等自無話說;現在求親,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,分明是圖謀江南之地。他倒打的好主意!”

    眾人都點頭表示附和。

    盡管他們心中明鏡似的,這并非王壑之過,當日以李菡瑤提出的入贅條件,連落無塵也難答應。今時不同往日,李菡瑤替女子掙出了一片天地,一切變得皆有可能,但在場的少年沒人愿意成全王壑。

    與姑娘們的想法不同,姑娘們擔心王壑圖謀李菡瑤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,若王壑不覬覦李菡瑤的江山,她們還是愿意接受王壑成為李菡瑤夫婿的,而這些少年對王壑那邊的排斥出自男人天性,無可轉圜。

    王壑是他們共同的敵人。

    方勉笑道:“咱們可要打起精神。他來勢洶洶,目標不止月皇,還有鄢姑娘、火姑娘這些姐妹,娶走一個,不僅是這邊損失,也是麻煩。瞧趙朝宗,就像狼一樣盯著鄢姑娘?!?br />
    一席話引得眾人對趙朝宗敵意飆升。

    胡清風摸著胡子教訓眾人道:“你們這些少年,就該大膽些,別讓外人鉆了空子?!?br />
    眾少年心照不宣地點頭。

    開拔時刻到了,方勉笑對眾人抱拳后,轉身上了自己的船,胡齊亞等人也紛紛歸隊。

    李菡瑤站在船頭,素手扶著欄桿,目光掃過被晨霧模糊的遠山、村郭和田野草木,落在腳下滾滾而來的洪流上,思緒也如江流滾滾,翻涌不息:

    她有些緊張,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還有些忐忑,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說到底,她也才十六歲,并非天生強悍,要做女皇的志向也不是天生就有的。事實上,從去年夏到現在,她都是被形勢所逼,為改變自身和李家的命運,一步步走上爭霸天下的道路,又一步步登臨絕頂。

    現在,她無法回頭了!

    但她也無法放棄王壑。

    之前她都是被動應戰,沒有選擇的余地;現在外患平定,內亂止息,只剩下她和王壑對峙,縱有小股勢力也不足為慮,她得以細想這場爭霸的結局。

    接下來該如何布局呢?

    一個不慎,便戰火連綿、生靈涂炭。

    一個不慎,她和王壑便勞燕分飛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特別的對峙,要想取得雙贏,要靠各自的智謀,而非武力,戰場亦情場。

    
排列三和跨度速查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