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讀 > 其他小說 > 我差一步就指點江山了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又要回來?
    江河一邊處理草藥,一邊嘟嘟囔囔的說話。

    從他的話語間,蘇眠也終于明白了,自己果然不是在軍營,而且,也并不是被人拐走了,這帶走自己的人,想必是江河。

    “江河,我們不是在軍營嗎?為何你會把我帶走?”蘇眠并不關心這草不草藥的事,也不關心自己身上的毒是否未清,她只想知道自己究竟為何會被江河帶過來。

    面對蘇眠的一系列質問,江河有些不知道該如何跟她訴說,就連自己方才都想好的說辭,在這一刻也全都忘掉了。

    果然,這提前想好和真正面對蘇眠的時候,還真是兩個人啊...

    瞥了蘇眠一眼,江河張了張自己要說話的嘴,最終,又閉上了,不知為何,他總是不知該如何面對蘇眠,甚至還感覺自己說出的話會傷害蘇眠,所以并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好了江河,你別猶豫了,你知道什么就說什么,你越這樣,我越煩躁?!碧K眠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,越看江河這樣,自己心中就越犯愁,很是不解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在她還清醒時,她只記得有人火燒了糧草,至于接下來的事,還真是一點都不記得了,難不成真的是蘇憐水燒了糧草嗎?

    “我問你,江河,是否是蘇憐水將糧草燒了?”

    這是蘇眠最想得知的問題,而江河定然是知道的,所以她還是先問這個為好。

    只見江河搖了搖頭,一臉的迷茫,“不知,北辰羽叫我過去時,你就已經躺在床上了,至于那糧草的事,我還真是不知道?!?br />
    這可讓蘇眠一下子疑惑了,江河都不知道,難不成事情還另有隱情嗎...

    江河瞧著她這副擔心的面容,不由得跟著操心了起來,一邊放草藥,一邊恨恨的說道:“蘇眠,我跟你說,你死了那條心吧!那北辰羽啊,根本不是什么好東西,竟然還為了跟乃萬做交易就給你下了毒,若不是我發現的早,怕是你早就活不了了?!?br />
    終是忍不住,江河還是將一切都告訴了蘇眠,而當蘇眠得知原委之后,卻突然站了起來,“什么?居然是這個原因,所以你就把我帶出來了?!”

    江河聽她的口氣中還有一絲絲的怪罪,不由得也蹭蹭上了火氣,直接站起來與蘇眠對峙,“不然呢!難不成你讓我看著你在那受欺負??那北辰羽就不是真心對你的,你還是死了那條心吧!”

    放完狠話,江河接著蹲下來幫她煎草藥,絲毫不想跟蘇眠多說。

    他做的這一切,可都是為了蘇眠,可蘇眠呢,竟然還在這里怪自己,怪自己把她帶出來,若是不帶出來,想必那北辰羽,定然還要耍什么花招...

    越想江河越覺得這趟不虧,起碼已經帶著蘇眠離開了,而蘇眠,也能徹底的擺脫北辰羽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回去跟北辰羽共進退!這件事沒得商量!”

    這沒等江河想完,就聽蘇眠堅定的說了這么一句話,瞬間讓他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說什么?!蘇眠,你該不會是腦子壞了吧?我這才剛把你從虎口里救出來,你又要去涉險??你還真是不要命了!”江河氣急敗壞的攔在蘇眠面前,就是不讓她走。

    殊不知他越這樣,蘇眠越來了勁,一個勁的往前推阻,“好了江河,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,但現在是關鍵時刻,我不能讓人北辰羽在那一人受罰,這糧草的事若真是因為蘇憐水,那也是罪在我,絕對不能讓北辰羽一人承擔才是!”

    蘇眠已經滿腦子都是這件事了,甚至也已經想象到北辰赫會如何為難他。

    為了不讓事情更糟糕,她能做的,只能是趕緊回去,回去跟北辰羽共進退,這樣,她的心,也能跟著安穩起來。

    蘇眠的話,一字字的刻在江河心上,雖然有些痛,但他卻無力悔改,因為現在的蘇眠,已經全身心在北辰羽身上了,盡管自己對她再好,想必也得不到蘇眠的心吧。

    自嘲一番,江河也不再阻攔,突然停下動作,冷漠的站在一旁,“你走吧,我不攔你,既然我做的這一切你都不放在心上,那我也沒必要繼續做了?!?br />
    江河這么說,瞬間蘇眠也一驚,是啊,自己怎么把江河忘了,江河一個人把自己弄到這地方來,還幫她熬草藥,沒想到卻換來的是自己的狠心,自己對他,還真是有些忘恩負義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真的很想回去,只有看到北辰羽平安無事,她才能徹底的安心下來。

    “抱歉江河,我真的不想讓北辰羽有事,先行一步了!”說完,蘇眠又要沖出去。

    “誒誒誒!開玩笑的,你等會!”

    在關鍵時刻,江河又上前將蘇眠阻攔了下來,趕緊拉著她來到自己方才煎藥的地方,語重心長的說道:“既然要去,那就痊愈了再去,若是被北辰羽看到你病懨懨的模樣,定然以為我沒照顧好你?!?br />
    眼睜睜的看著江河將藥端到自己面前,蘇眠心中著實很感動,點了點頭,便將那藥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而江河看著她喝了,這才放心的嘆了口氣,“哎,就知道你會忍不住回去,所以我才選了就近的地方,若不然啊,這來回折騰的,你身體定然會受不住的?!?br />
    “江河,你放心吧,這次我絕對不會受傷的,那我就先行一步了!”蘇眠擦了擦嘴,又要站起來沖出去,她急切的心情被江河看到,還真是有些吃醋。

    “我這還沒說完呢,你急什么,這樣,我跟你一塊去,就算是你有個三長兩短,我也能救你?!?br />
    這江河才剛說完,蘇眠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,正打算開口勸阻,卻又聽江河說道:“放心吧,他們不會傷害我的,起碼我比你安全一些,再者,為了你,我也得回去不是?不然你和那北辰羽做什么,我也不知道?!?br />
    見江河又一副打鬧的模樣,蘇眠這才勾了勾嘴角,有了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來人,把世子給我包圍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沒等北辰羽去調查,這邊的北辰赫就直接興師問罪的過來了,并且一臉的得意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盡管最后蘇眠還是回來了,但帶回來的蘇憐水,可也給他帶來了不少的好處,他還真是要謝謝蘇眠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這是要作何?本世子何錯之有?”北辰羽驚慌不亂的面對北辰赫,盡管心中知道什么事,但在這一刻,自己還是佯裝不知情的模樣。

    北辰赫最討厭北辰羽這樣一副淡然的模樣,當即自己心中的怒火更大了,直接將原因說了出來,“兄長,您還真是我的好兄長啊,為了一個女人,竟然還裝糊涂,呵?!?br />
    北辰羽不說話,但心中也已經確定了,北辰赫是想要來找自己算蘇眠的錯,不過現在蘇眠也已經走了,就算是北辰赫想找事,怕是也找不上。

    “回王爺,沒有看到世子的副官!想必已經逃走了!”

    那侍衛,正是北辰赫派去尋找蘇眠之人,現在過來匯報情況,卻著實讓北辰赫警惕了一番。

    看來北辰羽是早就知道自己會過來了,不然也不會在這之前就把蘇眠弄走。

    不過既然找不到蘇眠,那么自然是要找北辰羽的,反正是北辰羽的人,若是北辰羽代替受罰,也沒什么吧?

    一瞬間,北辰赫就變得邪惡了起來,看著北辰羽的眼神,也變得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“兄長,我這屬下說的話,您可都聽見了,既然您的副官逃走了,那這錯,自然是在主子身上,若是兄長替那副官受罰,想必也不會有任何怨言的吧?”

    北辰赫的意思很明顯,蘇眠引狼入室的事情全都算在北辰羽的身上,反正現在北辰羽走了,總歸是要有一個人受罰的。

    相對于欺負蘇眠,北辰赫還真是更加想欺負北辰羽,他還從未看到北辰羽這么憋屈沒法子的模樣,等會啊,定然要好好觀賞一番才是。

    北辰羽依然一臉的從容淡定,好似根本不怕自己接下來受罰一樣,只要蘇眠能夠平平安安的和江河離開,就算是自己從北辰赫這再受辱,那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這件事的錯都在本世子的副官身上,那本世子自然是要替她受罰的,來吧?!?br />
    北辰羽這么痛痛快快的答應,還真是出乎北辰赫的意料之外,不過那也只是一時,想到北辰羽要受罰,北辰赫心中就一陣舒服。

    “來人!軍法伺候!既然世子要替副官受罰,那本王自然是要順從的,如不然,這軍營還真不知道該成什么樣子了!”

    從北辰赫嘴里,似乎北辰羽受罰是天經地義一般,而且還要借此來鞏固軍心,不得不說,這一舉兩得的事情,還真是讓北辰羽都感到劃算。

    沒一會,刑拘便上來了,而北辰羽自然是坦坦蕩蕩的跪了下來,絲毫沒有躲閃的意思。

    既然他說了要代替蘇眠受罰,那就是真的,所以那些爾虞我詐的小聰明,他定然也不會使的。
排列三和跨度速查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