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讀 > 穿越小說 > 四大營 > 第五十五章 夠湊一桌麻將了
    卻說自從白昂的東營前線兵敗,丟了漢州第一重鎮陽容郡,直接導致了原本三日后的人口買賣生意擱了淺。韓昱因而只能在京師滯留了下來,苦苦等待出城的時機。

    接連又過去了十日,韓昱每日具是將自己鎖在房間內,未曾出的客棧一步。這期間雖然馮泰差人前來詢問過婚禮的準備事宜,可探其口風卻似乎還不知道顧月夕失蹤的消息。

    看來馮泰此刻還顧不上自己,心思全都撲在了前線上。如此來看,白昂的東大營想必也跟馮泰存在著某些不為人知的關聯。是否又如高凡所說的那樣,白昂是在陛下跟馮泰之間兩頭押寶么?

    時至晌午,韓昱依舊感覺屋內寒意陣陣,窗外沿街商販們的叫嚷聲伴隨著北風呼嘯聲不絕于耳畔,使得韓昱思緒紛亂,心情煩悶不止。

    “大將軍……”李平敲了幾下門,小聲稟道,“老家來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聽罷,韓昱打了個機靈,慌忙從床上起了身??蓜傄婚_門,卻見得許奉一身便裝渾身是雪,臉凍得通紅正立于門外等候。

    “公允?”

    韓昱詫異的望著許奉,顯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剛進屋,許奉趕忙跪地叩首道,“末將該死,未得大將軍調令,便擅自入京。還望大將軍治罪!”

    “南營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韓昱坐在屋內中央桌案前,神色有些不悅。

    “大將軍一走多日,均不見音訊,我等實在放心不下,恐大將軍有不測。眾將們聚在一起商議后,方才由我前來京師打探?!?br />
    “公允啊公允!你這真是誤了我大事!”韓昱苦笑著搖搖頭,一個掩面不住地嘆息起來。

    “???”許奉當即驚訝的抬起頭,具是充滿了困惑不解,不知此話何意。

    韓昱沒有說話,只是神色示意了眼于旁站立的李平。

    見狀,李平當即心領神會,沖許奉厲聲問道,“爾等沒有收到大將軍飛鴿傳去的書信嗎?”

    “什么書信?”許奉入墜云霧,詫異的問道,“自從大將軍走后,皆未收到任何書信???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韓昱知道木已成舟,趕忙讓他起身落座回話。踱步至茶桌前,為許奉倒了杯茶方才接著道,“我半月前曾寫了封書信飛鴿送入南大營,指明令你親啟。卻不曾想今日偏偏是你來了京師……”

    “???末將罪該萬死,竟誤了大將軍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許奉這才明白自己好心辦了壞事,誤了韓昱的軍令,當即神色頗為懊悔的又要跪地請罪。

    韓昱趕忙一把扶起,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,“也不算什么軍情大事,既然事已至此,咱們便一同想想怎么離開京城吧!”

    許奉備感羞愧的接過韓昱端來的茶碗,小聲道,“方才入城特別留意了那幫守吏,不過十余人。屋外雪下的急,一時半會停不了。不妨待到夜間,我先去擺平那幫守吏,子元趁亂帶著大將軍火速出城!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韓昱當即斷然拒絕,呵斥道,“這是要給我扣上反叛的帽子不成嗎!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時候了?”許奉故意壓低嗓音,道,“我來前已經審問過了歐陽寒,雖然他死活不肯承認,可我卻從他的表情中窺測出了一二!此番傳詔大將軍入京,定是那馮泰的主意。一旦將大將軍就此扣留做質,那咱們南營上下不得受制于他嗎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韓昱氣的勃然大怒,向茶桌上猛擊一掌,茶碗被震地發出克瓷克瓷的聲響,“你們食的是大徐的俸祿,當該聽命于陛下!如何能夠任我韓孝之為己用?!”

    許奉慌忙起身拱手道,“那末將便陪著大將軍在這京師為質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韓昱的手有些發抖,頭也有點暈眩,緩了緩,問道,“交還壩州兩郡事宜辦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譚主簿皆已辦妥,我軍也退回了風陵和廣陽?!?br />
    韓昱這才長舒一口氣,旋即又問道,“你既然來了,軍中之事目前可是由文千暫代?”

    許奉點點頭,回道,“我此番來前,已將廣陽軍政交由文千一并統領?!?br />
    “哎……”韓昱悲嘆地雙手不住的揉措起面頰,道,“公允啊公允,你真得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??!”

    說罷顧不上解釋,轉過身沖李平道,“速去書信一封,讓文千沒我的命令,切不可再輕舉妄動半步!”

    可話音剛落,突聽得門外又是一陣急促的敲門聲,韓昱陡然一怔,一種不詳的預感布滿全身。

    “云覆?!”

    韓昱見竟是王澤又來,當即又好氣又好笑地質問道,“云覆也是擔憂我安危,準備和公允一塊大鬧京師,好讓我得以出城的么?”說罷,沖李平苦笑道,“咱們四個現在正好湊桌麻將!馮泰這招也真絕了,不費吹灰之力,輕而易舉便讓咱們南營將軍們紛紛自投羅網,和我一起留在京師為質!”

    “大將軍……”王澤不明所以的望向同樣一臉懵逼的許奉,解釋道,“我實在擔心大將軍安危,害怕公允一人勢單力薄,便偷偷跟來助陣!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許奉當即懊惱地猛拍額頭,道,“我都立了軍令狀,必護送大將軍平安歸營,云覆何故還是不信任于我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王澤剛來雖不知發生了什么,但也覺著屋內氣氛不對,趕忙跪地拱手道,“譚主簿已然完成交接事宜,也和越國簽訂了和平協議。此刻南方并無戰事,留文千一人在軍中足矣??!”

    “簡直愚蠢!”韓昱氣的面色發紫,沖王澤咆哮怒罵道,“南方局勢錯綜復雜,就算越國遵照協議??蛇€有衛國,陳國,吳國呢!哪個不是虎視眈眈?!一旦趁爾等擅離職守,突然聯合偷襲我軍,這后果你們想過沒有!”

    王澤、許奉聽罷,當即嚇得面色煞白,惶恐不安的連忙請罪道,“大將軍息怒……我等實在是擔憂大將軍安危心切,一時亂了方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們!”韓昱氣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仰頭長嘆道,“風陵、廣陽恐怕皆已不保!我等當速回軍中,否則南營真要萬劫不復了!”

    本來此次入京,得知了如此多的事情,韓昱還準備多逗留幾日好探查清楚。結果自己軍中鬧出這樣愚蠢的事情,如何還能久留?一旦回去晚了,只怕辛苦建立起來的南營都沒了……

    “大將軍!”許奉拱手請令道,“大局為重,便依末將之策吧!今夜便護送大將軍出城!”

    韓昱沉吟了半晌,剛要回答,卻突又想起什么,沖王澤、許奉二人問道,“你們倆這次具是只身入京吧?”

    許奉拱手掉頭,卻見得王澤面色通紅,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“臥槽!”韓昱看透王澤心思,只得小心追問道,“帶了多少人馬?”

    王澤看了眼面帶慍容的韓昱,只得具實回稟道,“親信五百……恐大將軍有不測……具已全部埋伏在城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韓昱突覺得眼前一片漆黑,上氣不接下氣地差點昏厥過去。

    一旁李平趕忙扶住,直至半晌韓昱方才覺得有些緩過神,面容慘淡地沖二人大喝道,“你們現在都給我出去……下去……下去先行休息……容我想想該如何出城!”

    韓昱如何也不能想象,許奉、王澤這樣的英才,卻會因為自己深陷囹圄,竟會犯了如此愚蠢低級的錯誤。這簡直不是在救自己,而是把自己往謀逆叛亂的路子上在帶!

    而他們離營的消息,想必也已被南方各國知曉,一旦此刻對南營發起攻勢,孟義怎么招架得???自己必須要即刻想辦法回營才行!
排列三和跨度速查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