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讀 > 修真小說 > 乾坤清胤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高喬
    “我不要,就能左右,大理國的所有事情就要我段延智說得算,哼!”延智太子雙手抱胸,賭氣地說著。

    一言不發的段正明是三個孩子中第一個聽出其中意思的少年,他大步邁前,開口轉移延智太子的注意力道:“對了太子殿下,聽說崇圣寺的棍法也很厲害,眼下還沒天黑,我們要不去看看寺里的和尚練棍?!?br />
    延智太子緊皺的眉頭瞬間松開,兩雙大眼睛仿佛又重新注入了兩道光,他笑道:“好啊好啊,正明哥哥你咋不早點說呢?!?br />
    段壽輝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,這么好玩的又不早說,這悶不吭聲的人就喜歡藏著掖著,可惡至極?!?br />
    延智太子對葛貫亭與莘蓉公主道:“那阿姐,胤哥哥,我們走啦,明天再教我練劍啊?!闭f著與段壽輝、段正明兩個人離開。

    此刻只剩下略顯尷尬的一男一女,葛貫亭目送著三人的背影,許久才開口道:“正明比之太子殿下和壽輝成熟許多?!?br />
    莘蓉公主思忖片刻,動容道;“是啊,正明是我大伯父段廉正的長子,五年前貴為前太子的大伯父,出征平定南邊戰事,卻犧牲了?;首娓鸽m然念及伯父兩個孩子孤苦伶仃,加上大伯父文治武功早已是儲君的不二人選,但是當時剛平定楊允賢叛亂,朝野各方勢力涌動,朝堂不穩。楊允賢的兒子雖假意招安,卻極其不安分,所以不能按照規矩立皇太孫正明為儲君,最后還是把皇位傳給年長的父皇。為了彌補大伯父一家,父皇力排眾議封毫無功勛戰績的正明為鎮南郡王,世襲罔替?!?br />
    葛貫亭恍然大悟道:“難怪,難怪正明這孩子如此懂事沉穩,我想日后他絕對是大理國的棟梁之才,是朝堂上輔弼君王的賢王?!?br />
    莘蓉公主頷首道:“嗯,正明他真的是少年帥才,年輕有為,才十三四歲便將所轄領土治理的井井有條,比之延智,更是未來的儲君之選,只可惜父皇不可能將皇位傳于侄兒?!?br />
    “你父皇都不會傳給你這個聰明伶俐的女兒啦,那還會傳給他侄子嗎?你弟弟再不濟,也是他兒子,在皇位面前,可沒有人這么大方啊?!?br />
    葛貫亭與莘蓉公主循聲望去,華光乍現,一抹身影如鬼魅般降下,一個英俊的黃衫青年從煙塵中昂首走來,上唇的小胡子夾雜著濃濃的狡黠笑意,他不是說話得麟仙蕭雁麟又是誰呢?

    “麟仙前輩老哥你還是來啦!”葛貫亭欣然脫口道。

    麟仙睨了葛貫亭一眼,道:“我不是來看你教徒弟嘛,不錯嘛,你這三腳貓的本事竟然還能收得三個徒弟,還就比你小幾歲,小子你太有能耐了吧?!?br />
    葛貫亭搖首道:“不是,貫亭這本事哪里能收徒弟啊,只是教了幾招劍招給他們?!?nbsp;葛貫亭趕緊轉移話題,反問道:“對了,麟仙前輩老哥來此是看我嗎?這個估計不可能?!?br />
    麟仙用匪夷所思的眼神斜睨著葛貫亭,咦道:“你這話中有話啊,我不是來看你這木頭,我還看花花草草不成?!?br />
    葛貫亭想到那日麟仙與筱筱郡主那么親昵如父女的模樣,便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:“你是為了筱筱郡主!”

    麟仙原本瀟灑的表情驟然一凝,像是

    被戳中了心思似得,他微微一笑道:“你這木頭,胡說什么,我為了一個四歲的小姑娘干嘛???”

    葛貫亭捕捉到麟仙神情大變的一瞬,心中越加篤定了自己的猜想,緩緩露出得意的壞笑:“那你不去看她,你咋知道筱筱郡主才四歲呢?”

    麟仙定了定略顯慌張的神色,啐道:“臭小子,人家是大理國郡主,堂堂掃北王的女兒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,況且我看人家女兒干嘛???”

    “你是來看高喬姐姐吧?!?br />
    莘蓉公主要么不說話,要么就直戳中麟仙的心田。麟仙一怔,張了張口,瞇著眼睛仔細打量著莘蓉公主,心下一咯噔,寒暄道:“哇,哇,沒有想到高喬身邊那個小妮子,如今出落的如此水靈,記得五年前見你,還沒有這么好看?!闭f著四處張望了一下,問道:“對了莘蓉公主殿下,你那個跟屁蟲、我的余登師侄呢?!?br />
    “在這!”

    三人聞言齊齊目瞪結舌地望向發聲之處,正站立著一個身材傾長、相貌奇偉的黑衣青年。

    這黑衣青年手中握著一把泛著湛湛金色光暈的長劍,長劍劍鞘上的白色云紋之間刻著兩個字:“云越?!?br />
    “師侄余登見過炎靈師叔?!庇嗟窍蝼胂杀?。

    麟仙像是若無其事似得,用指甲蓋撓了撓左邊額頰,極其敷衍的應道:“好好...”

    又是一個月明星稀的夜晚,不聞蟬鳴,不見鳥叫,連悉索之聲都很難聽到,夜靜得讓人覺得恐怖。

    忽然黑暗里有兩掌火燭緩緩蔓延照亮,腳步聲由遠而近配合著心跳慢慢靠近。

    “蓉兒,你和麟仙前輩是怎么認識的?”

    幽深的長廊中并肩走著一男一女,他們的前后還跟著三三兩兩個掌燈侍女為他們引路。

    莘蓉公主輕移蓮步,侃侃而談道:“還記得那時他在梧桐林里救了我們嗎?后來回到大理,才知道他與高喬姐姐有深交,他們這種關系,很奇怪,就如同我們一樣,看著很親近,卻又很遙遠,若是說他們關系很遙遠,但舉手投足之間那種相知相投之感卻是旁人不可匹敵?!?br />
    葛貫亭聽著聽著,忽然滯住步子,而后嘴角咧出些許僵硬的微笑,他未免莘蓉公主起疑,快步跟上她的蓮步。

    莘蓉公主眸光更加分散,她回顧著兒時的記憶,續道:“后來,才知道,他們互相深愛著,不管有沒有我這個跟屁蟲,他們之間的情感都不會受到半點影響,就仿佛我不在?!?br />
    隨著莘蓉公主柔軟如棉花般地語氣,思緒回到了屬于麟仙與高喬的那個美好時光。

    在洱海泛舟,瀟灑英俊的他與秀麗淡雅的她宛如煙塵里兩朵相依相偎的并蒂蓮,在裊裊翠煙里,談笑風生。

    “高喬,你知道嗎?我蕭雁麟平素最想成為無拘無束的逍遙劍客,可是遇到你以后,我才知道,這世上沒有人可以無拘無束、逍遙自在,因為你是我一生最大的牽絆?!?br />
    她朱唇微暈,彎著一個弧度,蕩漾著薰衣草般

    地迷醉,螓首情不自禁地倚靠在身旁這個男人的肩上:“那就一直牽絆下去吧?!?br />
    岸邊,有一個穿著紫色華裙的小姑娘,她拿著一根魚竿,在垂釣,歆羨的眸光游離在岸上的一對璧人,俏麗的容顏上綻放出花兒似得笑容。

    離岸的五里開外,一顆大樹下正盤膝坐著一個持劍青年,這青年眉目英挺、儀表堂堂,他微闔雙目,手握著一把刻著“云越”二字的長劍,劍身不時散發著微弱的藍光。

    春華秋實,一個花季的輪回,不嗅芬芳,花已謝。

    蒼山麓下,她盛裝華服,紅衣翩翩,緩緩掀簾下馬,她朱唇欲滴,明眸濛霧,望著映入眸眼里的這個男人,他殘忍地將背影留給自己,又有誰知道他把最柔弱的一面藏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明日,我便是掃北王妃,皇恩父命不可違,此生有緣無份,下輩子蒼山下,望能與你回眸擦肩?!?br />
    她含著淚珠,凝噎住話語,掩面泫然涕淚,決然轉身入簾,馬車揚塵而去。

    塵埃里,他頹然匍匐于地,悲怮痛心,一串淚漣融入土里,無助,原來它只是塵埃里一滴微不足道的淚珠罷了。

    洞房花燭夜,她為誰在鏡前,唇含口脂,暈染一片紅,把新郎拒之門外,只為贏得鏡面倒映著窗欞那個他的守望。

    回憶是過往的情衷。

    當下,她還是那個高喬,只是已為人婦。

    廂房小院寂靜異常,她獨自坐在床榻旁,輕輕拍打著女兒的被褥進入夢鄉。

    女兒勻稱的吐納聲,是這夜里最動聽的旋律。

    但忽如其來的腳步聲,卻踩亂她的心緒。

    “四年不見,你終究不是為我來?!彼詭Т滓獾目谖怯幸唤z期盼,但更多的則是悵惘。

    門扉“咯吱”一聲,一個黑影進入明亮的屋內,所有光束聚焦在他身上,把他英俊的五官照亮。

    此刻,他不是看透世俗的麟仙,只是踏情而來的蕭雁麟。

    “筱筱很乖,她有一個好娘親,卻沒有一個好父親?!币幌虺摰氖捬泖胙劭粢矔t。

    這種刺痛眼皮、模糊視野的是什么東西,四年了,它又重新回來了,或者它壓抑著四年的情感在見到伊人的這一刻,難以遏制地流淌下來。

    高喬伸手想拿起掛在架子上的披風時,她的荑手乍然被一只溫熱的手掌包裹住,那淡淡的情愫瞬間從心間噴涌出來。

    他為她披上那件金色披風。

    一前一后,走出房門,走到四下無人的院落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晌,就仿佛沉默了半個世紀之久,對方都在等待那個先開口的人。

    四年不見,思念已經不是一句話能道出。

    
排列三和跨度速查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