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讀 > 穿越小說 > 浮生夢帝姬風華 > 第66章 可口的毒
    七日的最后一日。

    花雨時焦急的看著被蠱蟲折磨的花林東,不停地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花甲不負使命,終于按時歸來。

    “可拿到了?”

    “拿到了!這便是當年為了陷害悠然夫人而服下的假死藥,這是解藥,服下此藥會出現假死癥狀,只要按時服用解藥便無礙?!?br />
    花雨時沉默了一瞬,謹慎道:“可對身體有損傷?”

    花甲躊躇道:“對正常人無礙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花雨時緊張道:“可是什么?”

    花甲低頭看向花雨時的雙腿,低聲道:“這藥會對胎兒有影響!孕期婦人萬萬不可接觸!”

    “孕期婦人?胎兒?胡姬年紀稍小,我們還未曾同房,應該沒什么問題吧!”花雨時暗自斟酌。

    這時,內間傳來一聲聲壓抑的痛呼:“悠然,悠然,我的悠然!”

    痛呼中夾雜著囈語,兩人快速走入寢室,只見花林東正死死皺著眉頭,疼的蜷縮成一團。

    花雨時握緊拳頭,道:“箭在鉉上不得不發,去請請小殿下過來一趟!”

    花甲躊躇道:“這個……要不要再考慮下,萬一……”

    花雨時道:“沒有什么萬一,我等這一天等了這么多年,怎可因為兒女私情就前功盡棄!”

    花甲無奈的點點頭,閃了出去。

    胡姬聽聞花雨時有請,興高采烈就來到了花雨時的房間。

    一進門,一股濃郁的香氣飄來。

    “哇!好香!雨時哥哥又做了什么好吃的???”

    “你嘗嘗就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胡姬張大嘴巴,接住了花雨時送過來的一口美味。

    “果然好吃,雨時哥哥最了解胡姬了?!?br />
    一口接一口,不到一會功夫,一碗湯便見底了。

    胡姬喝完湯,滿臉笑意的看著花雨時。

    “飽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幾日不見,雨時哥哥看起來憂愁了,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嗎?不如我們獸獸可親,胡姬再吃上你幾口,今日便飽飽的了,如……何?”

    何字還沒說出口,胡姬只覺得腦子有點暈。

    一個踉蹌,花雨時扶住了胡姬,將人抱起,慢慢放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姬兒!此事一過,日后我自當負荊請罪,千百倍的補償你!哪怕你要殺了我,我也由著你!”

    花雨時說完,只在她的額頭上留下一吻,將人緊緊擁入懷中,感受著胡姬身上的溫度漸漸消失。

    “要死了?要死了?”

    黑暗中沉淪的胡姬,突然聽到有人唉聲嘆氣,她下意識的朝著這個聲音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眼前突然一片開闊。

    這是……

    胡姬驚訝道:“這是浮生塔第一層,時空之境?”

    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,她明明在雨時哥哥的房中??!

    “還想你的雨時哥哥呢?要不是他,你還到不了這里呢!”

    突然出現的塔靈,嚇了胡姬一跳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你搗鬼,趕快送我回去,我答應和雨時哥哥獸獸可親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確定?你的雨時哥哥果真想和你一處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雨時哥哥對胡姬可好了?!?br />
    塔靈撇撇嘴,真相道:“他都喂你喝了毒藥,你還這般信他,你果然……傻的無藥可醫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毒藥?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?你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塔靈一揮手,胡姬就像生出了天眼,居然看到了浮生塔之外的景象。

    花雨時緊緊抱著胡姬的身子,滿臉都是傷痛,而花甲正站在一旁,似乎在勸慰。

    “雨時哥哥還是心疼我的!”

    “切!”塔靈無語。

    而此時,只聽花甲說道:“你已經喂她喝下那藥,她現在氣息全無,全身冰涼,和死沒什么兩樣,是時候引高氏兄弟過來了?!?br />
    “胡姬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懷中的熱度一點點消逝,雖然早有預謀,但花雨時的心依舊疼的難以自已。

    “你這又是何苦,藥是你一勺一勺喂給她的,難道你后悔了,你不要忘了,老城主還等著你用胡姬的命換解藥呢?”

    胡姬一個踉蹌,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用她的命換解藥……親手喂給她……氣息全無……和死一樣……

    一瞬間,胡姬的腦子充斥著各種字眼,完全不能思考。

    “瞧瞧,我說的沒錯吧!藥是他喂的,你是他害的!”

    見胡姬沉默,塔靈又道:“人心果然險惡,你這么相信他,他怎么忍心將毒藥喂給你呢?這個男人壓根不值得你傾心相待?!?br />
    見胡姬傻呆呆坐著,塔靈不免有些擔憂。

    “喂,你沒事吧!你應該慶幸才是啊,看清這個渣男的面貌,難道你不開心嗎?”

    胡姬張了張嘴,卻什么也沒說出來,反而腦袋一歪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!”

    塔靈皺了皺眉頭,道:“看來是真的傷了心,居然連靈魂都能暈死過去,哎,可憐的胡姬!”

    等胡姬再次醒來的時候,只聽到耳邊十分吵鬧。

    “胡姬,胡姬,你別嚇我啊,你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這是朗朗的聲音,鼻音很重。

    “胡姬,你快給我起來,你這么裝下去算什么!”

    這是凌霄的聲音,帶著哭腔。

    “哇,哇,哇——,不要啊,讓我死吧-”

    呃……這個聲音有些變形,簡直揭底嘶力的,不過還是很好辨認,這是空空的聲音。

    為什么他們都在哭泣。

    胡姬轉了轉腦袋,終于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終于醒了!”

    看到塔靈,胡姬才想起剛剛自己經歷的一切,一想到雨時哥哥居然親手喂她毒藥,胡姬兩眼一翻,又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?又來!”

    塔靈上前,想仔細查看胡姬的情況,卻見兩行清淚自胡姬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胡姬已經不記得,自己有多久沒有掉過眼淚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睜開眼睛,讓淚水流干,之后才轉向一直守護著自己的塔靈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……死了嗎?”

    塔靈眨巴眨巴眼睛道:“自然是沒死,如果你真的死了,我可留不住你的靈魂,你現在的狀態……應該叫……假死?”

    “假死?”

    胡姬再次看了眼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自己一動不動躺在床上,而自家三個師兄則哭的稀里嘩啦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沒死?”

    “沒死!我以塔靈一族的名譽起誓,你還活著!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,那就好!那我什么時候能活過來!”

    塔靈推算了一番,道:“大概也要七日左右吧!”
排列三和跨度速查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