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讀 > 都市小說 > 萬國財神爺 > 第00073章虛驚一場
    “明天去這個地址報到,別窩在這里當酒保了?!?br />
    趙斌留下名片。

    “謝謝先生。今晚的事我不會說出去的?!?br />
    酒保收拾好了餐臺,從酒柜里拿出一瓶好酒。

    “從前我也是個軍人,這瓶酒送給懂我們的人?!?br />
    趙斌欣然收下,酒保一路送到PUB門口。

    站在街口,趙斌攔下一輛計程車。

    再醒來的時候,手腳被綁在了椅子上。一盆水澆醒了他,睜開眼周圍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順著面前亮著地紅點,判斷出面前有一臺DV機正在攝錄。

    努力掙著手腳上的繩子。

    “別費力氣了,你是掙脫不開的?!?br />
    黑暗中傳來一道用變聲器說話的聲音。

    趙斌尋著聲源,憤怒道:“是男人就正大光明點,別這么下三濫?!?br />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現在都自身難保,還在這里裝大爺。裝你大爺的!”

    聽到這些用詞,趙斌腦子里浮現出了幾個人的名字。一一排除后,最有可能的是白頭翁的兒子白少堂尋仇。

    辨識著昏暗地角落,趙斌斷定身處在一間地下室里。

    隱約聽到外面傳來汽車喇叭的聲音,不時還伴隨著路過行人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趙斌摸索到了褲兜的位置,對手機按下了求救信號。

    SOS!

    對方始終沒有露臉,一直在用變聲器藏在暗處交流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趙斌冷笑了下,嘲弄地回道:“男人!”

    “混蛋!你不要以為岔開話題,我就會放過你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就盡管問,看我知不知道吧?!?br />
    這時,兩名男子從黑暗的角落里做出,一個手里拿著一本厚厚地電話本,另一個手里拿著一把小榔頭。

    趙斌從前在一本關于刑訊的雜志里看過這種手法,沒想到今次居然會用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多少頁?”

    “50吧?!?br />
    兩名男子不耐煩地交流了下。

    “呵!就這點本事嗎?”

    “小子,我們還沒打呢。如果怕疼,那就拿點值錢的東西出來交換?!蹦弥±祁^的男子說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錢可以放了我!”

    “多少錢?”

    “混蛋!你們兩個還不動手?!崩葌鱽硪坏篮輩柕芈曇?。

    趙斌笑了笑,低頭小聲對面前的兩個男子說道:“喇叭背后的那個懦夫,他出多少,我出雙倍?!?br />
    男子們聽到趙斌的話后有些心動。

    “真的給雙倍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們放了我,錢不是問題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們怎么相信你說的話?!?br />
    “我身上有一部電話,拿出來幫我按個按鈕,我叫人準備錢?!?br />
    男子們將信將疑,完全不管喇叭里傳出的喝止。幫趙斌按下了電話上的緊急救援的按鈕,屏幕亮著還想幫他撥號。

    可通訊錄上的備注要男子們害怕的不敢繼續往下翻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幫我解開,我就告訴你們?!?br />
    男子們不敢怠慢,放下手里的東西趕忙去解繩子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幾聲槍響,原來是阿森帶人破門的聲音。

    男子們慌了,伏在趙斌膝前。

    阿森帶著保鏢們很快控住了這棟房子,逐道門開啟,后門傳來汽車發動的聲音,大隊保鏢追擊出去。

    擔心趙斌有危險,定向爆破了地下室的鐵門。

    兩名男子扶著趙斌走出。

    保鏢們對男子們控制:“不許動、不許動?!?br />
    “他們兩個是救我的,對他們好點?!?br />
    男子們聽到趙斌這么仗義的話,很是感激。

    “總裁,你有沒有哪里受傷?”阿森問道。

    趙斌搖搖頭。

    “恩人,這里是白少堂的大倉,現在還有庫存?!?br />
    男子的話引起阿森的警惕,命令一隊保鏢前往確認。果然在主樓的三層,發現一間大貨倉。

    里面整齊的碼著黃金和違禁品。

    “恩人,這里的只是一部分,里面好像還有一個暗門?!?br />
    阿森只身進去察看,發現有虛掩地暗門。

    破門而入,琳瑯滿目地小藥片一盒盒的碼在貨架上。

    趙斌酒醒大半,看著眼前的這些甚至有些震驚。

    只是喝了一頓酒,就招惹上這么大的案子。

    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聯絡警署,讓他們接手?!?br />
    男子們慌了,擔心趙斌把他們交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們倆是線人,記得幫他們申請線人費?!?br />
    “是,總裁?!?br />
    阿森馬上去安排,去追擊地小隊折返。

    “追到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追到,對方開的是跑車。不過司機的樣子我們拍下來了?!?br />
    看著錄制的畫面,趙斌冷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方便露臉,剩下的事你們搞定?!?br />
    阿森應下,叫人送趙斌回去。

    回到別墅,趙斌扶著墻走向客廳。

    櫻火端來醒酒茶。

    “太太睡了嗎?”

    “回來之后就睡下了。主人,你的衣服上怎么有血?”櫻火緊張地查看。

    趙斌漫不經心地上眼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剛剛被人綁架的時候留下的?!?br />
    “綁架!”

    “都被阿森擺平了?!?br />
    櫻火一個響指,一名忍者跳出:“刺探!”

    忍者應下,瞬息消失。

    “這間房子里有多少忍者?”趙斌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赤金族全族都在此地,隨時聽候主人召喚?!?br />
    趙斌下意識地把衣領地扣子扣上,目光掃著房間里的黑暗角落。

    “主臥室外有一名,花園里有一名,客廳里有一名?!?br />
    趙斌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怎么召喚他們?”

    櫻火目光銳利,一把推開趙斌,一枚飛鏢擲入。

    接下飛鏢,摘下上面的字條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黑煞藏主動身去了華夏國邊境,可能會有什么大動作。藏主在臨行前吩咐各族,江北市有任何異動必須保證你的安全。哪怕犧牲全族?!?br />
    趙斌額角驚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的?!?br />
    調試了一杯安神茶,櫻火奉上。

    “主人,請用。喝完之后,衣服交給我來收拾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辛苦你了?!?br />
    喝了茶之后,趙斌沒有直接回房,而是去了書房。

    打開電腦查找著資料。

    通過第三方授權,趙斌看到了檔案管里關于洪門的電子調查報告。

    經過白頭翁這一代,洪門先后一共傳承了百年。

    櫻火悄聲站在書房外侍候。

    可關于白頭翁兒子的情況,報告上卻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趙斌想不通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如果白少堂不是白頭翁的兒子,那綁架他只是為了報復左手的囂張?

    如果不是兒子,可堂主的名單里也沒有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私生子!

    趙斌頭疼欲裂,關了電腦,洗洗睡下……
排列三和跨度速查表